每日学习网心得公文写作观看感想
导航

素质教育在美国,读后感

2012年8月1日     字号:         每日学习网

前些天读了一本书,名叫《素质教育在美国》。
《素质教育在美国》读后感
作者黄金愈,为77级老三届。1982年在中国获文学学士学位,1988年赴美讲学,1989年获美国Villanova大学“人的组织与管理科学”理学硕士学位,1993年获美国Miami大学“教育管理学”哲学博士学位。作者对中国与美国的教育情况都有一定了解,并进行了一些思考,他把他对中美教育情况的一些对比写入本书并从教育学角度进行了一些自己的分析。我读后觉得眼界得到开阔,并提醒我对一些问题进行思考。
作者的儿子矿矿在美国中学读书,本书很多问题都是作者通过对儿子在美国学校所受教育的思考引出的。作者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创造性能不能教?”
达琳?叶格是美国辛辛那提市一间小学的美术教师,1994年,当她作为访问交换教师到中国云南昆明进行学术交流时,不少中国老师问她“美国的老师是怎样教孩子的创造性的?”。达琳对此感到困惑,她认为创造性是不能教的。作者认为,在美国教育工作者眼中,创造性不像技能那样可以教,而是鼓励、培养出来的。
如矿矿在中国曾学画国画,三岁时画的国画竹子已经有一定水平,甚至当作者把它作为礼物送给美国教授并说是有名国画画家的作品时教授也信。但当矿矿5岁时到美国正牌大学的美术学院办的绘画班学习时却很不适应,因为老师不设样板,不立模式,让孩子在现实生活到内心想象的过程中自由地“构图”。每次都是给一个题目就让孩子自己画,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老师一点不管。每次矿矿画完画都习惯问“像不像”,而美国孩子画完后从不问“像不像”,只问“好不好”。且只有在他们自己认为好的时候,才问“好不好”,如果他们自己都认为不好的则一扔了之。
在中国的教育现实中,的确存在这种问题,不管哪一科,教师往往更多注重于训练学生某种技能或灌输给他们一些似乎已经不可更改的“真理”,很少有教师鼓励学生去对常规进行挑战。然而没有对常规的挑战,就没有创造。如果学生已经被置于某种既定理论的框框中,绝对真理已经被发现,无需讨论,不许讨论,怎么指望他们有创造性?无论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是如此。新加坡《联合早报》1998年10月4日的文章《美国专家认为亚洲大学需要20年才能赶上世界》一文说:“美国加州斯坦福大学教务长米凯莱?马林科维奇博士认为,亚洲的大学若要成为世界级大学,所面对的限制会比欧美大学来得多。此外,亚洲的大学恐怕仍需要花上20年的时间,才能跃上世界级学府的地位,成为国际知名的大学。她说,亚洲一些国家如中国至今仍缺乏自由与开放式的追问风气。我们相信,必须等到亚洲地区普遍存在着学术自由风气,以及能够进行自由与开放式的追问后,才能有一流学府出现。因为我们绝对相信,学术界应该是自由而不受拘束的。”她的这一评价的确值得我们反思。中国大学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中国中小学了,因为教中国中小学的人也都是从缺乏学术自由风气的中国大学走出来的。
作者节译了部分矿矿所在中学的校规,其中有一条值得中国教育工作者思考。美国俄亥俄州的法律严格限制泄露在公立学校的学生的个人信息。但因毕业或转学的原因,可以对任何授权的机构提供成绩单。作者在美国讲学时听当地留学生说,在美国公布张贴学生的成绩是违法的,学生可以告到法院去。反观中国学校,公布学生成绩并按照成绩排出名次的现象是司空见惯的,甚至根据名次排座位,排考场。难道儿童的优劣是可以根据区区几个分数决定的吗?也许这样做可以激励学生的斗志和竞争意识,但同时无疑会伤害很多孩子的自尊心。而自尊心一旦受到伤害,一个孩子可能在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会有自卑心理,从而给他将来的生活蒙上阴影。
从事教育工作的是人,书中提到了一个美国教师,这个故事读了以后令我无语。刚才提到绘画,矿矿在美国学绘画时遇到一位拥有美术硕士学位的美国绘画老师,她的绘画课有许多条条框框,如:不能画武器及一切可能与犯罪有关的东西,每一幅画的内容必须触及到纸的四边,色彩需要浓重,创造的范围被规定为“不可能的与现实的相结合,如会飞的鱼,能开车的乌龟等”,这些飞兽走禽又必须是快乐的。于是矿矿及一些男孩经常在课堂上反驳她,他们认为艺术是没有标准的。
一次矿矿的期中考试非正式成绩报告门门功课得A,只有美术是C。而她的成绩从来没有哪一门得过C。矿矿说那是因为老师认为他没有完成一幅比较重大的创造绘画。矿矿的画的中间是一条勾画清楚的大鱼,在飘动的海草之间是模糊一些的鱼,有些只见半条,她还画了鱼的影子。而老师并不是说他画得不好,而是认为他没有涂完颜色,没有完成作业才给的C。作者作为家长认为不是老师对矿矿个人有偏见,而是对绘画有不同的见解,于是给老师去了电话。
在电话中他说,可能中国画对矿矿影响比较深,她不喜欢西方油画式的浓墨重彩,而喜欢中国画式的淡雅清新,而中国画有使用浓淡不同的墨来表示不同或多种色彩。老师在电话那段沉默了一会儿,说:“明天,我找他谈谈。”第二天,老师问矿矿:“你的画是全盘设计好要这样画的,还是没完成作业。”矿矿说是设计好要这样画的。于是老师把他的成绩改为A。过了一些天,当作者已经忘了这件事后,受到学校寄来的一封信,是这位老师签的名,说是矿矿的一幅画被选送到学区参展,邀请我们有时间去观赏。而参展的就是那幅关于鱼的画。